角马的悲壮之旅

周黎平

每年随着旱季来临和青草逐渐吃光,上百万头的角马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北上,向着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自然保护区进发,寻找充足水源和食物,这是一段3000公里的漫长旅程,途中不仅要穿越狮子、豹子埋伏的草原,还要跨越布满鳄鱼的马拉河,有数十万角马死在路上,也有数十万头小角马在路上出生。

1
非洲草原的旱季悄然来临,
这里的枯草败叶已难以维持生计,
沉睡的记忆被饥饿唤醒。
成千上万的角马大军开始迁徙,
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
朝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浩浩前行,
因为那里现在正水源充足芳草凄凄。
1212
2
大地的馈赠不会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漫长的旅程中充满着重重杀机,
狮子在迁徒大队中步步紧逼,
猎豹埋伏在草丛中随时出击,
老弱病残只有做无奈的牺牲。
那些在旅途中降生的小角马,
大部分成了猎狗唾手可得的美味。
3
连接“伊甸园”大门的马拉河,
是最后一道生死存亡的关口。
湍急的流水会把体力不支者冲走,
坚硬的石头会让慌乱的马蹄脱臼,
凶残的尼罗鳄早已在水下等候,
暴躁的河马会捍卫自己的疆土,
盘旋的秃鹫在期待尸首的飘浮。
4
排头的角马在河边踌躇,
先锋通常很少有成功的把握,
死亡的恐惧远大于青草的诱惑。
随着后续角马不断地涌来,
拥挤的河岸上大家都在驻足。
为了种群的延续决不能退缩,
勇敢的首领悲壮地纵身一跃。
5
随即成群的角马冲进汹涌的激流,
鳄鱼们立即展开了久违的杀戮,
讨厌的河马也要把威风摆弄,
落难的角马急切地向同伴呼救。
鲜血铺垫的悲鸣是自强失败的哀歌,
生态平衡必然导致几家欢乐几家愁,
生存的残酷是物种进化的必由之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