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2.3打破平衡

 

如果我们把生命暂时撇在一边去观察这浩瀚的宇宙,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会发现没有那项运动不是势能的杰作,它用“力量”启动了时空。

然而生命的欢歌、尘世的喧嚣和人性的善恶,我们都无法置身事外。一些震憾灵魂刺痛神经的事件令我们不得不深究人世间内在的运行规律,原来是“利欲”的音符融入了生活的旋律。

“利欲”并不是一个贬义词。逐利贪欲实质上就是一个释放势能的过程,只不过在生命领域,这个势能的建立过程更多地赋予了主观的色彩,使原本对称的自然属性发生了善恶分离。

生命个体在实施“趋利避害”的行为时,利害关系在生存环境中必然存在不均匀的强度分布;压迫与反抗是弹性势能在人文范畴中的表现;惩戒与激励跟电势能的作用异曲同工;贪婪与满足犹如黑洞和小行星的胃口,前者已达到利欲熏心的地步,后者则知足常乐。

如果生命无欲无求,必回归到自生自灭的“无为”境界,天人合一的结果是意识的能动作用退回自然规律,人类文明返祖到原始时代。这对厌倦了人世纷争者来说,几乎就是“世外桃源”,但对宇宙文明来说,无异于一场没有预期的“冬眠”。

在社会生产发展的历程中,“‘贪’细胞”的疯长固然是整个社会的梦魇,故抗癌药和手术刀要时刻准备好。适度地制造不平衡,是给一潭死水制造涟漪,翻腾浪花,在阳光下折射光芒,并引来一片生机。当然这有可能带来负作用,就如同药物的副作用一样,但我们无法完全拒绝。

在全民贫困的年代,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当鲜果在悬崖上挂起,自会引来攀登的人群。收获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富足,还有国家的昌盛。何以如此?因为当贫富距离被拉开以后,空间便产生了场强扭曲,更多的人会主动去填平这个差距。

毫无疑问,肯定有人享受不到这种势能的召唤及其转化的成果,并可能导致“均贫富,等贵贱”的大旗在孔子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思想中猎猎作响。如果这种危机是制度的瑕疵所产生的特权阶层的狂妄所导致,则会成为追求公平和促进社会稳定的力量;如果仅仅是嫉妒或仇富,就只需加强民政系统的建设。

 


  • 打赏1元以示支持
    图片不存在
  • 扫码用手机浏览
    图片不存在
  • 地址:湖南溆浦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604号  QQ:370065000
  • 我的微信公众号
    图片不存在
  •   关于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