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1.5时间快慢

 

 

时间本无所谓快慢,因为时间本身并不是事物,无法独立存在,只有事物变化的快慢。变化的快慢是用变化量与时间的比值来衡量的,例如速率、流量、功率等概念,它们实际上是衡量主体某种能力大小的物理量。但在现实生活中,春宵苦短或度日如年是人们常见的时间体验,这又如何理解?

那是情绪化的个人对时间的主观感受。人对有兴趣或有变化的事物比较关注,而对讨厌或者单调的事物倾向于排斥。心情愉悦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即使过去很久也意犹未尽;而心烦或焦虑时就只希望时间走快一点,好让当前备受煎熬的状态早一点发生变化,但事实上时间才不会理会个人的意志,这就造成了人们对时间的主观感受会因人因事因时而异。

时间是存在的时间。属于个体的时间是私立时间。在一个对象存在之前,对它的任何说三道四都是徒费口舌。所以当有人问伽莫夫宇宙大爆炸以前是什么样子时,他说:“上帝为敢于追问如此高深问题的人准备好了地狱”。

事物都是运动的,如果没有了运动,时间也就失去了意义。谁也不会跟死人或行尸走肉去谈什么“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对于正常的睡眠时间,不是可有可无的,那是用于精力的恢复,虽然宏观的运动已经停止。而昏迷几天,或者成为植物人,甚至用高科技对其进行冷冻休眠,对于主体来说,他的私立时间可以说已经暂停,尽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在与相对论有关的科幻或者科普类书籍中,速度影响时间成了许多神奇故事的源泉。最典型的莫过于“有一个人告别妻儿,坐上接近光速的飞船去星际旅行,他自己感觉已经旅行出来一年了,准备回家。可回家一看,迎接他的是一位90多岁的老太太和一位中年男子,原来这就是他的妻子和儿子。”这跟我国古代“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故事殊途同归。

这种速度可以影响时间的故事是为了引起人们的兴趣而做的科普假设。实际并不是速度会使时间变慢,而是时间与光阴的问题被弄混了。在我们的生活中,时间与光阴是同义词,但在相对论里就不同了。时间是均匀流逝的一维表象,是永远不会停止,也没有快和慢的差别。而光阴就不是,它是物体反射或发出的光到达眼睛的时间影像序列。因为光的行进是需要时间的,故当人们看处在变化中的事物时,所看到的状态永远是滞后的图景。

我们看到的太阳,是八分钟之前的太阳。我们也将无法知道,那多少光年以外的星际中当前的状态。光程如一道无形的墙,将空间的隔阂也化作过去的时光。如果我们未能和他人心连着心,即便近在咫尺,也无法准确地得知他的当前,感知的全是他的过往。善良的人们不断地原谅他人的原因,都是天真的认为那是人家过去的一念之差,正常的行为正在传播的路上。

被打上人类烙印的时间是一种相对时间,或称作感觉时间,故爱因斯坦有句名言:时间只是一种幻觉,没有绝对的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但我们还是要把真正的时间和人的感觉时间区别开来。对于生命体而言,主要是通过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和直觉等感觉器官的综合作用来感知事物及其变化的。信息的传播速度取决于我们的感知方式,如果是视觉,当然是光速;如果只用听觉感知,那就是声速;如果凭的是直觉,甚至会大于光速。而事物的信息最常见的传播速度只有声速和光速,我们设其为C0

假如你站在甲地,在1200时以速度V匀速直行。刚好在你开始前进的那一时刻,甲地发生的一切现象也正好以速度C0向四面八方传播。到了1230分,你到达乙地并回望甲地。你所看到的情景是什么时候的事物呢?如果V<C0,尽管你收到的信息有所延迟,但你看到的仍然是你离开后发生的事情;如果VC0,那么你所看到的影像就还是你刚出发时的景象,无论你已走了多久,在你的眼里,时间就好像停止了一样;如果V>C0,你就能看到在你离开甲地之前甲地所发生的情况,好像时光已经倒流。

假如乙地有一个气球一直在匀速变大,你从甲地以超光速接近气球,那么你将看到的气球是在匀速变小,而气球本身并没有回到过去,只是因为信息传递的速度是光速而产生的错觉而已。如果有人在某地引亢高歌,而你以超音速跟他远离,那么你所听到的歌声却是倒着唱的,难道这也是时光倒流吗?

其实这种时光倒流现象并无神奇之处,只要把那还在空中传播的影像通过摄像机记录下来,以后再重新播放,所谓的时光倒流还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这跟我们把电影胶片倒着放映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人可以回忆或者看到过去的影像,但不可能回到过去的世界中去。什么时光隧道、时间机器都应是无稽之谈。因此,在狭义相对论中,说一个物体的速度越快,时间流逝就越慢的真正含义,是对人的感觉时间而言的。在广义相对论中,认为引力越强的地方,时间流逝也越慢,其本质跟前者一样,因为强引力对应于高速度。真实的时间对应于事物的出现顺序和存在周期,是不会与一个存在相对值的速度有关联的。

对时间快慢的体验实际上就是对变化的快慢的感受,或者说是基于对“存在”频率之间的比较。频率高的事物,主观的时间进程快一些,戎马倥偬,弹指一挥间;而“千年王八万年龟”这种夸张的说法,是因为龟每分钟的心跳约为20-30次,故在它们的认知中,一生是漫长的。普遍地来说,在宏观世界里,变化比较缓慢,感觉时光蹒跚;但在微观领域,粒子的生死和运动,都瞬息万变,一双观察宏观世界的慧眼,在那里将一片茫然。

 

 

 


  • 打赏1元以示支持
    图片不存在
  • 扫码用手机浏览
    图片不存在
  • 地址:湖南溆浦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604号  QQ:370065000
  • 我的微信公众号
    图片不存在
  •   关于本站